走马观花逛周庄

来源:网络 作者:罗晓阳 发布于:2016-10-24 17:09:03 浏览:1550

               

    风和日暖的六月,我们一行人本来准备到上海旅游,在决定路线时,我们选择了从长沙坐飞机到杭州,沿途捎带参观一下周庄.那天一下飞机,天空下着大雨,我在心里暗暗祈求老天爷:老天爷您不要下大雨吧!那怕是下点小雨也好呀.说起来还真神啦,我们到周庄时,雨停啦,只是在天空中偶然飘点小雨.让我欣喜若狂……

 

小雨后的周庄,充满着沁人肺腑的清新、那古老的石桥、那飘摇的柳条,那朴素的老屋,绘成一幅幅秀逸的江南立体画册……

 

那舒缓的小船、坐着三两个游客,船娘手摇着木橹,嘴里唱着绵绵的吴曲,橹动水萦,水动景变.让你看不尽的景色,听不完的歌……

 

远远的却飘来悠悠的乐曲声,鼓声昂扬,乐曲声悠长,相映成趣,真如一首首绵绵的流动的诗.让人陶醉无比……

 

都说周庄以水而美,因双桥而出名(双桥为什么会这么出名呢?那是上海著名旅美画家陈逸飞1984年春天来周庄游玩,看到了双桥,激活了他的童年记忆。于是,就以双桥为背景,创作了一幅题名为《故乡的回忆》的油画。

后来这幅油画在美国哈默画廊中展出。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被阿曼德.哈默用高价购藏。同年十一月份,哈默先生在访问中国的时候,将这幅油画送给了邓小平。1985年,这幅画又经过陈逸飞的加工成为当时联合国首日封的图案,深受集邮爱好者和各界人士的青睐。经新闻媒体宣传,周庄古镇声名鹊起。陈逸飞的画使默默无闻的双桥走向了世界)。 于是,我和先生便决定在这短短的两个多小时的行程中,依水而行,顺桥而游.行走中,只见一座座拱形的桥静卧着,什么贞丰桥,富安桥……座座都有不同的形状,座座更有独特的风景;

所有的游客都对这些桥特别有兴趣,过一座桥便照几张相,把风景收进相机里,把身影留在风景中。

到了著名的双桥时,拍照的人更是拥挤,能拍到双桥的人和桥合影,拍不到双桥的只能是拍人.两个桥面一横一竖,两个桥洞一方一圆,的确很像古时候人们使用的钥匙,所以当地人便称之为“钥匙桥”。但人太多了,把桥面都遮住了,怎么也拍不出全貌,但不管怎样,这双桥不是钥匙也胜过金钥匙,因为它开启了周庄与国际交往的友谊之门.

都说双桥最能体现古镇的神韵,我看到的却只是人们行走在桥上的兴味盎然的形态和盛世和谐的气氛.一路走来,到处都是站在桥上的行人低头看河里的船,坐在船上的游客抬头看桥上的人,相互间或挥手致意,或高声道好,更有的指指点点,嘻嘻哈哈,此情此景,让人回味无穷……

    伴着河水两岸,设有不少的茶座和饭店,还有更多的是卖小商品的小店

 

其中我印象深的便是那两个画店和两种手工艺品啦,一家画店前挂着一幅双桥雪景图,韵味十足,

 

一家是画肖像的,几个名人的素描很是了得!

小巷子前,一位中年人用扎粽子的一种植物,编成龙类动物,生动活泼;

 

还见一位年青小伙,在米上刻字,吸引不少观看者.

远处还有一间店子,专门为游客保存留言,两大架子上贴满密密麻麻的小纸条,让人新鲜好奇......

 

我对先生说,什么时候咱们还要再来周庄一次(因为这次是路过,只能在这停留2个多小时),在这小住一晚,看日出日落,观水清水浊,渴了,就去依窗而坐,品一壶香茶;饿了,就上一间小饭店,炒几个当地小菜;夜色中再依柳遐思,管他世间风和雨,我只陶醉周庄美景中,那该有多么惬意和尽兴.先生却说,此时此刻你便可小试一番,到那间依水茶店去喝杯茶.我自然不应,因为时间已经过半,还有张厅和沈厅未去参观,那有心思去喝茶.让我小有遗憾……

比起张厅来,沈厅显得更有看头,导游介绍说沈厅占地近3000平米,七进五门楼,大小100多间房屋。是由明朝巨贾沈万三的后裔沈本仁于乾隆七年建造,据说沈万三富可敌国,人一财大便气粗也,沈也不例外,几经折腾,终于遭到朱元璋的嫉恨。历经三次打击之后,沈家开始衰败。沈厅建成后,也历经兴衰,尤其在文革十年浩劫中几乎毁于一旦。现在的沈厅,是于上世纪80年代修缮的。沈厅共有三部分组成。前部是水墙门和河埠,专门供家人停靠船只、洗涤衣物之用,为江南水乡的特有建筑;中部是墙门楼、茶厅、正厅,是接送宾客,办理婚丧大事和议事的地方;后部是大堂楼、小堂楼和后厅屋,为生活起居之处。

 

整个大堂楼属徽帮的建筑风格,棂窗和栏杆都制作精致,设计浑厚古朴,上下梁柱上都刻有各种立体图案,如元宝、太极、八卦等等,造型浑朴厚重。楼板都是约60厘米厚度的单幅松板,真可谓富丽堂皇。中部门上挂有费孝通提写的【周庄沈厅】门扁.

正厅,悬挂的匾额中“松茂堂”三字,据说是清末最后一个状元张謇所书。下面有一副画作以及一副对联:古石苍松见贞性;行人流水皆天机。

 

沈厅是典型的“前厅后堂”建筑格局。前后楼屋之间均由过街楼和过道阁连接,形成一个环通的走马楼,过道中用黄铜雕制许多幅铜画,备有说明,生动精致.其中最吸人眼球的是画中那只碗,可能是经人试擦原因, 金光灿灿的放着炯炯光芒,让人不得不看.

我和先生品味了几幅铜画后,我便出来坐在河边的一桥下休息,不知不觉地陷于了沉思:这一家一宅,见证了兴衰荣辱,那历朝历代,又生存过多少个“沈万三”?看眼前游人人来人往,思世道沧桑风起风落,这沈厅也真可算是一部生动的历史篇了。沈万三如有所知,不知感叹如何?遐思着,一只小船从眼前飘荡而过,船娘的木橹搅起一串涟漪,象是一串串“?”号,在水中荡漾着. 荡漾着……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