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欧之旅第二篇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

来源:网络 作者:袁晓燕 发布于:2016-10-24 17:09:05 浏览:2430

西欧之旅 第二篇

08.23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

    第二日酒店早餐后,乘车前往人口有千多万,面积3万多平方公里的比利时,目的地首都布鲁塞尔。

    有着浓郁文艺术氛围的布鲁塞尔,是欧洲历史悠久的文化中心之一,雨果、拜伦、莫扎特及马克思都曾在这座城市居住,约有958个国际机构设于此地,因此布鲁塞尔素有“欧洲首都”之称。

    布鲁塞尔大广场是全市人民的活动中心,道路从广场中心呈放射状分出,因其美丽而享有“小巴黎”之称。四周高耸着瘦削的哥特式建筑,尖顶拱形的门窗结构,富丽堂皇的玻璃花窗,挺拔庄严的建筑格局,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据说,宏伟的广场始建于1402年,是中世纪布鲁塞尔商会拥有财富的象征。保存有金碧辉煌的王宫以及中世纪建造的宏伟的古堡和教堂、高耸云天的市政厅、著名的白天鹅咖啡馆、还有“布鲁塞尔第一公民”的撒尿童铜像。

    广场一角的白天鹅咖啡馆是一家有几百年历史咖啡厅,大门上方有一硕大展翅欲飞的白天鹅浮雕。著名法国作家雨果曾在此写作过《悲惨世界》,想起雨果代表作《悲惨世界》几个典型人物:冉阿让、芳汀、珂赛特、沙威、主教米里哀等人物维克多·雨果在《悲惨世界》滑铁卢一卷中对滑铁卢古战场作了这样的描述:大战的前一天突降大雨,整个滑铁卢田野变成一片泥沼,拿破仑·波拿巴的作战主力火炮队在泥沼中挣扎,迟迟进不了阵地,所以进攻炮打晚了。失败由此成为定局,正如雨果所说,滑铁卢是一场一流的战争,而得胜的却是二流的将军。如果没有那场大雨,进攻炮提早打响,大战普鲁士人围上来之前就结束,历史会不会是另一种写法?到了此地貌似对中学时读过的《悲惨世界》有了新的认识;俄罗斯伟大的民族诗人普希金,也对世界战争史上的《滑铁卢大战》做过两次风格不同的描述,钦佩诗人的卓越才华!

     

    比利时首都布鲁萨尔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是共产主义思想的发源地,因为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

    1841年,才智过人,聪明绝顶的马克思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他以敏锐的眼光观察世界,创立崭新的无产阶级解放的学说,以求达到改造旧世界的目的。1845年2月,因“传播反动言论”被法国当局驱逐出境,辗转来到布鲁塞尔。所幸在“白天鹅”,他找到了思想与心灵的居所,马克思总是习惯选择进门左手的小角落坐下,或者独自思考,或是与人讨论。1845年或1848年,三年的苦苦思索,一份薄薄的小册子付梓,成为掀起大半个世界思想波澜的鸿篇巨制——《共产党宣言》,马克思主义就此诞生。

    

    沿着这条小街前行,拐角上有一尊撒尿男童铜像雕塑 

 

   继续沿着这条小街前行,拐角上有一尊撒尿男童铜像雕塑,“布鲁塞尔第一公民”于廉,雕塑建于1619年,小于廉按真人尺寸比例雕塑,高度只有53厘米,显得特别矮小。造型生动的雕塑体现了比利时国民不畏强权民族性格。小于廉撒尿拯救布鲁塞尔城的故事众所周知。

    平日赤身裸体的尿尿童,今日穿上了漂亮的服装,据说是“大象”巧克力集团公司送的。今日巧克力节吗?

    布鲁塞尔市内还有很多名胜古迹,时间急促,只能参观最具代表性的中心大广场。 

   

    买好巧克力,餐馆吃完午餐,准备上车向下一个行程。

    布鲁塞尔大广场我差点丢失!

    又路过大广场,导游带领大家走广场外围街道,意犹未尽的先生说:“我再绕进去看看。”“嗯。”

走到前面一个小街入口,导游并没有转进大广场,而是笔直向前走。我对同行的陈老师说:“去拐进去叫他。”

进到大广场,已不是早上来的情景,拥挤的人群站满了整个广场,很难看得见先生。“我不能也丢了”一闪的念头,急忙原路返回,那条路上已没有了我们的团员。情急中,拿起杨导发给大家的联系纸条,上面有他的两个联系电话。

    正好在一家酒店门口,看见一个服务生,我拿起纸条给他比比划划。似乎是明白了,他领我进酒店。暗想:“他带我去拨电话了。很快就能联系上导游啦。”

    走进到店里,酒店应该还没有到营业时间,酒店工作人员在整理收拾。他直接往人多的地方走,找到一个看上去比他年纪长一点的,拿着纸条与他说了些什么,那人指着上楼的方向。

    他过来,示意我跟他走。当然只能跟他走了。上了楼,走进一间办公室,我认为可以打电话了!哪里呀,他又在与办公室的另一人说些什么,完了,又示意我跟他继续走。纳闷?房间里明明有电话机?

    “谁叫你没有读过书,不晓得听话、讲话”,对自己强烈谴责。

    这耳聋嘴哑的情况下,只能随人家啦,跟就跟吧。继续向前走,通过一条长长的通道,拐过一个弯,再上一层楼。哦,我们来到酒店大堂。这次他是毕恭毕敬的,问一个稍微有些肥胖高大的人。

    大概说清楚了为什么,肥胖男人进到柜台里打电话,打了好几次都无法接通。他出来,对我双手一摊,表示无可奈何!我焦急。继续向他求救。他再次对我双手一摊:“爱莫能助”呀!

    无奈,只得出门。刚刚走到门口,杨导的电话打过来了。他问我:“你在哪里?”在国内都无法说清楚自己在哪里路痴的我,说得清楚现在的位置吗?只好退回酒店,要刚才的那个肥胖男人接听。现在想来应该是“白天鹅咖啡馆”另一个入口。

    大概是明白了。他领着我向外走,走到小街的路口,就是我们早上下车集合的地方。不过仍然没有看见杨导,这时,杨导的电话又来了。只能让肥胖男人接听呀,这种沟通有效,不一会他将我交到杨导,我先生也在。

本想与这位胖绅士合影留念,杨导不让。说:“你还有这心情,一车人都在等你。”或多或少的遗憾。

请求打电话的一件小事,一共找了四个人,布鲁塞尔大广场这事让我认识了他们层层向上报告的等级制度,也认识了他们的办事认真的态度。

    往大巴赶的那段路,杨导一句话不说。我埋怨先生不该擅自离队,害我去找,害我历险,害我受惊吓。先生则不承认错误,说是:“谁要你去找,我不是先于你到了吗?”直到第三天,他才不说是我不该去找他了。也不知道是认识了自己的错误,还是懒得与我争了。一路很愉快把这事忘了,现在看见大广场的照片才想起来。

    说到这里,还真有些细节要补充。有摄友知道我去欧洲旅游,一再提醒我必须开通国际长途。我说:“我每次出国都没有开通国际长途的,微信够了。”便置之不理。到了黄花机场,同去的蒋老师说:“我们都开通了国际长途,开通一个好些摆?”坐在机场想,几个人都提醒,莫真有什么事。于是果断地打电话给儿子,要他第二天一定帮我开通。这才有了杨导能够联系上我。否则?我该急得跳!

    去巴黎的旅途,汽车抛锚,修车一小时。不过下午五点还是赶到了达凡尔赛宫,参观一个半小时眺望后花园。

    

    昨晚住这里,早起去拍照,一楼大厅真漂亮,很是有些激动。 

    早餐了,我们与欧洲人被分割成两个饭厅吃自助餐,突生被歧视的感觉,吃饭失去了很多兴趣。觉得是主人与仆人分开吃饭……

    你们能接受吗?在以后的行程中,还有好几次被分离,同时有好几个宾馆的早餐,面包等主食按人数事先将食物分配在盘子里,当然也说过如果不够,可以要求添加。这样的时候,没有人要求添加,当然牛奶果汁是放在台子上,自由倒取。同时还发现在任何一个宾馆的自助早餐,导游从不与我们同餐,不知道他是不吃早餐?还是也不愿意与我们一起?他曾经在意大利住过几年,有人问是否因留学,他从来不正面回答。  

    要结束旅行的前一天晚上,分配完房间后,我特意找到导游小杨。

    问:“欧洲人的这种做法是出于什么?”

    杨答:“欧洲人吃饭比较喜欢安静,中国人喜欢热闹,欧洲游客要求与我们分开。”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他们有歧视。”

“应该有吧。”

    请记住中国人无论腰包多硬扎,要得到广泛的应有的尊重,未来的路还很长。

    不只是我敏感。回程写意见书时,有好几个人写了一条:“与欧洲人分餐厅吃早餐,感觉受到歧视,希望海外旅行社以后取消与这些酒店的合同,另找不排斥、歧视中国人的酒店。”当然旅客的意见归意见,他们会不会采纳是另外一回事。

    列日包机入境,每人必须在护照里夹1000欧元;中国游客爆炸式的增长让瑞士游客感觉“受到挤压”,瑞吉山铁路正式启用特设亚洲专列,以化解与其他国家游客的冲突。当然主要是针对中国人。这些是否有歧视的原因?大家自己考虑。

    当然,这样的事情也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我以为:第一,中国人多,爱扎堆,容易引起别人注意。我们的百分之一就远远超过很多国家的总人口。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都是不得了;第二:自助餐,保守规则,浪费大。我们这个团就有个别人,在不与别国人分开时,表现得很不得体;第三:喜好高声喧哗,不注意卫生,随地吐痰不良习惯;第四:横马路,人家礼貌的让行人。我们却可以无视马路、斑马线、汽车的存在,信马由缰地游走等等,也是原因……

    受歧视在欧洲旅游一点不奇怪。欧洲人骨子里的傲气向外冒烟,欧洲人压根也看不起别国人,包括美国人!日本人!像美国、日本那些早些年挎着相机,见什么拍什么去欧洲旅游者,与我们一样也有不少缺修养的游客,也曾遭受歧视。

    中餐、晚餐都在华裔开的中餐馆用餐,其他国际友人少有去,还好。

    另外,欧洲中餐馆少,每天吃饭感觉排队、快速解决,后面又有客人来了。如果不想等,错开正常吃饭时间好一点,但需要在酒店营业时间内。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