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洛基山,看冰原里的世界

来源:网络 作者:小影 发布于:2017-9-7 9:21:11 浏览:107

         游览了尼亚加拉大瀑布、千岛湖,沿着圣劳伦斯河从蒙特利尔到魁北克,加拿大东部的行程结束。回望西部,是蜿蜒绵亘的洛基山脉。当地质学家讲述它亿万年的变迁史,直接会让人懵圈,而那皑皑冰原之中,千姿百态的湖光山色,又紧紧吸引了我们的目光。于是,登上了从多伦多到卡尔加里的航班。

        航班飞行时间约需4小时,由东至西基本上飞越了加拿大辽阔的区域。起飞不久,机翼下展现出烟波浩淼的休伦湖。

          丰饶的牧场,一望无际,极像是初春时节,川西平原油菜花盛开的景色。

          卡尔加里,一座美丽的城市。在机场就有汽车租赁公司,我们选了一辆2.0排量的轿车,每天的租金约合人民币500元,沿着一号公路行驶了一个半小时,抵达班夫。

         班夫小镇,弥漫着与生俱来的旅游气息。在鲜花与绿地之间,精致古朴的建筑搭配着浪漫的色彩,组合成鳞次栉比的旅社酒店,飘逸出世界各地美食的香味。每年,有上百万游客来到这里,肤色各异的人们,在弓河边流连忘返;天南海北的语言,在街头聚汇交错。

         乘缆车登上硫磺山顶,观景台上,可以俯瞰班夫小镇全貌。镇外一座宏伟典雅的大厦,是班夫的地标—温泉城堡酒店,它的后面,是著名的弓河瀑布。

        其实,弓河瀑布并不壮观,是由于河床有近十米的落差而形成。而它的名气经久不衰,是因为上世纪五十年代,影星玛丽莲.梦露主演电影《大江东去》在此拍摄取景。而今,六十多年过去了,佳人已逝,空留这一湾东流水,在晨晖中低诉着往日的故事。

         在班夫游玩了两天,还去了幽鹤国家公园的翡翠湖,今天前往路易斯湖。我们选择了限速60公里的小公路,但是花了两个小时才到目的地,因为路上的风景给人太多惊喜。

        路旁,一只公鹿在悠闲地吃草,阳光穿过树林,把它全身染得金黄。

            暂短的夏天,和煦的阳光,沉寂的小湖变得绘声绘色。

           津津有味的样子,大概天底下的吃货都一个模样,不过这件皮袄挺不错。

        在班夫国家公园众多湖泊里,路易斯湖的名气最大。它三面环山,维多利亚冰川仿佛从天边垂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清凛的湖水随着光照的变化,呈现出浓淡不一的色彩,在群山中姿意变幻。

        湖畔,游客熙熙攘攘,几乎可以找到国内景点拥挤的感觉;就连豪华的路易斯城堡酒店,尽管价格不菲,也是天天爆满。

         梦莲湖离路易斯湖不远,它清雅幽邃,超凡脱俗,静静地依偎着十峰山,似乎早已习惯了无数镜头的聚焦,在每一位来过这里的人的记忆中定格。

        湖水如此清澈,蕴蕴湛蓝仿佛从水中溢出,在湖面上缓缓流淌;十峰山山顶云雾渐散,弯弯曲曲的冰河犹如轻盈的白纱巾,在揩拂着这颗晶莹的蓝宝石。如梦似幻的梦莲湖,在画的色彩里俏立,在诗的韵味中荡漾。

        离开梦莲湖,我们驶上冰原大道,大约半小时,到达弓湖。

        弓湖边,酒店的红楼在绿荫中格外醒目。房间里都是木质家具,古朴的摆设,给人以返璞归真的舒适感;没有电视、电话、电热壶,当然也没有YIFI,  好像一夜间,回到中世纪。

          清晨,燕子的呢喃声唤醒了沉梦,推窗四望,发现竟置身于绝妙的湖光山色之中。

          随手一拍,好像都是大片,如同人们通常谦虚的说法:不是俺技术好,只是风景太美。

         我们的导游、翻译兼司机,看上去气色不错。今天要沿着冰原大道,去一百多公里外的哥伦比亚冰川。冰原大道在洛基山山脉中穿行,冰峰连绵,江河纵横,气势磅礴,被誉为加拿大风景最美的公路之一。

              远山如黛,冰川似镜,天高云淡。

                 熊爪湖离大道约一公里,,像只巨大的熊掌模样。湖水碧绿,宛如遗落在群山间的温玉。

             路旁景色开阔雄浑,不由想起诗人李白的名句:白波九道流雪山。

          冰川逐渐增多,目的地越来越近。

         哥伦比亚冰原位于哥伦比亚省的贾斯佰国家公园,从观景台望去,共有三块大型冰川,每块冰川都有英文名称,译成中文,叽里咕噜的极不顺口。而三块冰川的顶部,都连在一起,组合成著名的哥伦比亚冰原。冰原的面积约500平方公里,由冰盖和十几处冰川组成。消融的冰川,聚成了瑰丽的冰川湖,装点出洛基山山脉独特的壮美风光;继而汇成溪流江河,在群山间流出一道道漂亮的弧线。

         中间较为平坦开阔的冰川,远远望去,冰面上依稀可见有条路,通往中部的几个小黑点,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点。

        先坐大巴到冰川附近,然后换乘专用的观光车驶上冰道,这绝对是限量版的巨型豪车,仅是轮胎就有一人多高,稳妥妥地在冰面上前行,但是速度比徒步攀登队快不了多少。

            快到目的地时,忽然狂风大作,卷起冰渣和雨点铺天盖地而来。唉,这说好的晴天呢,怎么说变就变?

              揩几把清鼻涕,赶紧摆个PS,不过从这身装备来看,出行准备工作良好。

             天色越发昏暗,余兴未尽的游客,收到了下撤的指令。

         回到山下,所有游览项目都取消了。但见乌云翻滚,空山寂寂,令人惊悚。哥伦比亚冰原,就以这样严酷冷峻的面容,完成了绝情的谢幕。

        也许,这才是冰原冰川最喜欢的生存方式,在天寒地冻中承受着千百年的孤独。然而,随着气候逐渐变暖,在往后漫漫岁月里,它们还会安好吗?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再来的。

网友留言